用于临床治疗的小分子多肽类药物有哪些
发布时间:2019-04-08阅读量:17953来源:本站
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一类新药     隐藻素C-1是夏威夷大学从蓝藻中筛选、分离出来的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类药物,该化合物,特别是其衍生物,能够很好地区分癌细胞与正常细胞,从而选择性杀死癌细胞。在与现有最好的抗癌药直接比较的体内试验中,一些隐藻素的衍生物大大地优于全部正在临床使用的抗癌药(如紫杉醇,阿霉素,长春花碱,喜树碱,足叶乙甙等)。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等单位对这项研究提供了长期的、大量的专款支持,有关的研究进展和成果也通过了由这些单位所组织的各种专家小组正式的定期审查。此外,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研究组也证实并扩充了隐藻素及其衍生物在体外的生理活性和体内的抗肿瘤活性。    隐藻素就凭其杰出的抗耐药性肿瘤活性从许许多多的侯选化合物中脱颖而出,被全球十大制药公司之一的美国礼莱公司高价买下其全球的独家专利使用权。为了避免支付默克公司巨额的物质专利使用费,礼莱公司不得不放弃了开发天然系列的隐藻素C-8;只能转向一个效果较差的合成隐藻素C-52。C-52在美国和欧洲同时作了六批的临床二期试验,这些试验是用于结肠癌、前列腺癌、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二批)和卵巢癌的末期患者。尽管这些患者的肿瘤已经产生高度的耐药性,现有最好的抗癌药对他们已经失效了,但是,经过C-52治疗的患者中依然出现了积极的反应(如对铂治疗失败的晚期卵瘤癌病人有效率达12%,也有其它的晚期病人病情稳定下来不再恶化,总体上病症的减轻与改善)。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临床二期的试验证明了隐藻素对人是安全的,没有不可逆转的临床副作用或损害人体器官的副反应,这就大大地降低了在开发新药中的最大风险。    在专利覆盖的数百个隐藻素的衍生物中,生产成本最低而抗癌活性又最佳者为隐藻素C-8,针对不同的肿瘤所做的全部体内试验都证明了C-8的抗肿瘤活性比C-52要好很多。C-8属于天然系列的隐藻素,是从C-1通过一步很简单的化学反应转变获得的衍生物。接种了MX-1乳腺癌、TSU-前列腺癌、LNCaP-前列腺癌、Colon-38直肠癌的小鼠在给药两个星期后肿瘤完全消失,甚至在停药之后,肿瘤也没有复发,达到了完全治愈的疗效。因为默克公司并没有在中国申请天然系列隐藻素的物质专利,本课题计划利用天然隐藻素在中国进行临床前试验,包括重做一部分天然隐藻素的药效学及毒理学研究,以便早日进入临床研究。天然系列的隐藻素药效独特,安全性高,制剂简单,用药量低,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简单,很有希望成为具有巨大市场价值、受知识产权严密保护的生物工程一类新药。由于我国已经加入WTO,在目前仿制国外新药受到限制、而中国新药创制能力又不可能在近期内获得突破的情况下,合法地引进像隐藻素这种因为专利权益纠纷而被国外大型制药企业所放弃的特殊项目,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这种模式一来可以低成本地获得该药在国内的独家生产和销售权,二来可以大大的加快新药的研发时间;更重要的是,通过紧密的国际合作还可以充分利用国外的知识与经验,少走弯路,增强技术革新创新和产品创新的能力,逐步形成我国在医药领域的优势技术和优势产品。随着我国政府和企业对新药开发的高度重视和投入的增加,隐藻素这种具有重大示范意义的特殊项目将会获得各级政府和企业的大力支持。    美国夏威夷大学隐藻素研究组有设备配套完整的实验室及相应的研究队伍,长期从事通过生物合成、半合成、以及全合成制备隐藻素,详细地研究了隐藻素的化学结构与生理活性的关系。夏威夷大学前期的研发工作已经使用了超过$300万美元,隐藻素研究组现在有$20万美元用于有关的研发工作,夏威夷大学将在今年七月份再投入$7万美元,另外还有$5万美元专项资金也在今年七月到位。由于最大地利用了国外的资金和资源,需要求国内的投资额就降低了很多。要求投资公司一次性投资人民币500万,专款用于在中国的临床前(及初期临床)试验,估计在1-2年内取得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计划通过申请中美两国各级政府及各种基金会的资助经费来完成临床试验,各方所占股份不变。万一出现经费到位不及时而有可能影响临床试验的进度时,投资公司可以根据项目的实际需要追加投资,但追加资金不超过人民币壹仟伍佰万元;同时,技术方也可以另筹资金用于开发大规模生产隐藻素的技术,并生产临床试验所需药品,这些费用也应作为技术方的投入。具体投资事项由双方另行签署协议确认。    在取得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之后,预期隐藻素的临床批件的转让价在2500万元以上,投资公司可以选择在此时转让股份退出。完成临床试验并取得新药证书的时间约需4年,预期转让新药证书的价格在壹亿元以上。|||目前国内已上市的多肽药物有:胸腺五肽、胸腺肽a1、生长抑素、奥曲肽、鲑降钙素、力肽、谷胱甘肽、催产素等。多肽药物的剂型问题,只是限制了其成本的降低。但由于多肽合成成本居高不下,所以,即便是做成片剂等易用剂型,也不可行。所以,就目前来说,多肽类品种几乎全部是冻干粉针,有其客观上多方面的原因。至于多肽药物的药用前景,目前来说,公婆各有理。但鉴于生物工程药物的迅猛发展,多肽类药物的颠峰时期还远未到来。至于说多肽不适合于做成药物的说法,在传统化学药物研究人员,尤其是“小分子”药物化学研究人员中,有很大的市场。比如说对于抗菌肽的研究,很多人就持反感态度。但将来究竟如何,只有看未来的发展了。在这里孤立地讨论这个问题,似乎有失全面。|||太专业了,请生物医药学的专家过来帮忙。也可咨询一下相关的科研院所。|||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一类新药 隐藻素C-1是夏威夷大学从蓝藻中筛选、分离出来的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类药物,该化合物,特别是其衍生物,能够很好地区分癌细胞与正常细胞,从而选择性杀死癌细胞。在与现有最好的抗癌药直接比较的体内试验中,一些隐藻素的衍生物大大地优于全部正在临床使用的抗癌药(如紫杉醇,阿霉素,长春花碱,喜树碱,足叶乙甙等)。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等单位对这项研究提供了长期的、大量的专款支持,有关的研究进展和成果也通过了由这些单位所组织的各种专家小组正式的定期审查。此外,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研究组也证实并扩充了隐藻素及其衍生物在体外的生理活性和体内的抗肿瘤活性。 隐藻素就凭其杰出的抗耐药性肿瘤活性从许许多多的侯选化合物中脱颖而出,被全球十大制药公司之一的美国礼莱公司高价买下其全球的独家专利使用权。为了避免支付默克公司巨额的物质专利使用费,礼莱公司不得不放弃了开发天然系列的隐藻素C-8;只能转向一个效果较差的合成隐藻素C-52。C-52在美国和欧洲同时作了六批的临床二期试验,这些试验是用于结肠癌、前列腺癌、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二批)和卵巢癌的末期患者。尽管这些患者的肿瘤已经产生高度的耐药性,现有最好的抗癌药对他们已经失效了,但是,经过C-52治疗的患者中依然出现了积极的反应(如对铂治疗失败的晚期卵瘤癌病人有效率达12%,也有其它的晚期病人病情稳定下来不再恶化,总体上病症的减轻与改善)。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临床二期的试验证明了隐藻素对人是安全的,没有不可逆转的临床副作用或损害人体器官的副反应,这就大大地降低了在开发新药中的最大风险。 在专利覆盖的数百个隐藻素的衍生物中,生产成本最低而抗癌活性又最佳者为隐藻素C-8,针对不同的肿瘤所做的全部体内试验都证明了C-8的抗肿瘤活性比C-52要好很多。C-8属于天然系列的隐藻素,是从C-1通过一步很简单的化学反应转变获得的衍生物。接种了MX-1乳腺癌、TSU-前列腺癌、LNCaP-前列腺癌、Colon-38直肠癌的小鼠在给药两个星期后肿瘤完全消失,甚至在停药之后,肿瘤也没有复发,达到了完全治愈的疗效。因为默克公司并没有在中国申请天然系列隐藻素的物质专利,本课题计划利用天然隐藻素在中国进行临床前试验,包括重做一部分天然隐藻素的药效学及毒理学研究,以便早日进入临床研究。天然系列的隐藻素药效独特,安全性高,制剂简单,用药量低,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简单,很有希望成为具有巨大市场价值、受知识产权严密保护的生物工程一类新药。由于我国已经加入WTO,在目前仿制国外新药受到限制、而中国新药创制能力又不可能在近期内获得突破的情况下,合法地引进像隐藻素这种因为专利权益纠纷而被国外大型制药企业所放弃的特殊项目,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这种模式一来可以低成本地获得该药在国内的独家生产和销售权,二来可以大大的加快新药的研发时间;更重要的是,通过紧密的国际合作还可以充分利用国外的知识与经验,少走弯路,增强技术革新创新和产品创新的能力,逐步形成我国在医药领域的优势技术和优势产品。随着我国政府和企业对新药开发的高度重视和投入的增加,隐藻素这种具有重大示范意义的特殊项目将会获得各级政府和企业的大力支持。 美国夏威夷大学隐藻素研究组有设备配套完整的实验室及相应的研究队伍,长期从事通过生物合成、半合成、以及全合成制备隐藻素,详细地研究了隐藻素的化学结构与生理活性的关系。夏威夷大学前期的研发工作已经使用了超过$300万美元,隐藻素研究组现在有$20万美元用于有关的研发工作,夏威夷大学将在今年七月份再投入$7万美元,另外还有$5万美元专项资金也在今年七月到位。由于最大地利用了国外的资金和资源,需要求国内的投资额就降低了很多。要求投资公司一次性投资人民币500万,专款用于在中国的临床前(及初期临床)试验,估计在1-2年内取得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计划通过申请中美两国各级政府及各种基金会的资助经费来完成临床试验,各方所占股份不变。万一出现经费到位不及时而有可能影响临床试验的进度时,投资公司可以根据项目的实际需要追加投资,但追加资金不超过人民币壹仟伍佰万元;同时,技术方也可以另筹资金用于开发大规模生产隐藻素的技术,并生产临床试验所需药品,这些费用也应作为技术方的投入。具体投资事项由双方另行签署协议确认。 在取得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之后,预期隐藻素的临床批件的转让价在2500万元以上,投资公司可以选择在此时转让股份退出。完成临床试验并取得新药证书的时间约需4年,预期转让新药证书的价格在壹亿元以上。|||隐藻素C-1是夏威夷大学从蓝藻中筛选、分离出来的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类药物,该化合物,特别是其衍生物,能够很好地区分癌细胞与正常细胞,从而选择性杀死癌细胞。在与现有最好的抗癌药直接比较的体内试验中,一些隐藻素的衍生物大大地优于全部正在临床使用的抗癌药(如紫杉醇,阿霉素,长春花碱,喜树碱,足叶乙甙等)。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等单位对这项研究提供了长期的、大量的专款支持,有关的研究进展和成果也通过了由这些单位所组织的各种专家小组正式的定期审查。此外,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研究组也证实并扩充了隐藻素及其衍生物在体外的生理活性和体内的抗肿瘤活性。|||太专业了,请生物医药学的专家过来帮忙。也可咨询一下相关的科研院所|||太专业了,请生物医药学的专家过来帮忙。也可咨询一下相关|||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一类新药 隐藻素C-1是夏威夷大学从蓝藻中筛选、分离出来的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类药物,该化合物,特别是其衍生物,能够很好地区分癌细胞与正常细胞,从而选择性杀死癌细胞。在与现有最好的抗癌药直接比较的体内试验中,一些隐藻素的衍生物大大地优于全部正在临床使用的抗癌药(如紫杉醇,阿霉素,长春花碱,喜树碱,足叶乙甙等)。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等单位对这项研究提供了长期的、大量的专款支持,有关的研究进展和成果也通过了由这些单位所组织的各种专家小组正式的定期审查。此外,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研究组也证实并扩充了隐藻素及其衍生物在体外的生理活性和体内的抗肿瘤活性。 隐藻素就凭其杰出的抗耐药性肿瘤活性从许许多多的侯选化合物中脱颖而出,被全球十大制药公司之一的美国礼莱公司高价买下其全球的独家专利使用权。为了避免支付默克公司巨额的物质专利使用费,礼莱公司不得不放弃了开发天然系列的隐藻素C-8;只能转向一个效果较差的合成隐藻素C-52。C-52在美国和欧洲同时作了六批的临床二期试验,这些试验是用于结肠癌、前列腺癌、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二批)和卵巢癌的末期患者。尽管这些患者的肿瘤已经产生高度的耐药性,现有最好的抗癌药对他们已经失效了,但是,经过C-52治疗的患者中依然出现了积极的反应(如对铂治疗失败的晚期卵瘤癌病人有效率达12%,也有其它的晚期病人病情稳定下来不再恶化,总体上病症的减轻与改善)。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临床二期的试验证明了隐藻素对人是安全的,没有不可逆转的临床副作用或损害人体器官的副反应,这就大大地降低了在开发新药中的最大风险。 在专利覆盖的数百个隐藻素的衍生物中,生产成本最低而抗癌活性又最佳者为隐藻素C-8,针对不同的肿瘤所做的全部体内试验都证明了C-8的抗肿瘤活性比C-52要好很多。C-8属于天然系列的隐藻素,是从C-1通过一步很简单的化学反应转变获得的衍生物。接种了MX-1乳腺癌、TSU-前列腺癌、LNCaP-前列腺癌、Colon-38直肠癌的小鼠在给药两个星期后肿瘤完全消失,甚至在停药之后,肿瘤也没有复发,达到了完全治愈的疗效。因为默克公司并没有在中国申请天然系列隐藻素的物质专利,本课题计划利用天然隐藻素在中国进行临床前试验,包括重做一部分天然隐藻素的药效学及毒理学研究,以便早日进入临床研究。天然系列的隐藻素药效独特,安全性高,制剂简单,用药量低,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简单,很有希望成为具有巨大市场价值、受知识产权严密保护的生物工程一类新药。由于我国已经加入WTO,在目前仿制国外新药受到限制、而中国新药创制能力又不可能在近期内获得突破的情况下,合法地引进像隐藻素这种因为专利权益纠纷而被国外大型制药企业所放弃的特殊项目,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这种模式一来可以低成本地获得该药在国内的独家生产和销售权,二来可以大大的加快新药的研发时间;更重要的是,通过紧密的国际合作还可以充分利用国外的知识与经验,少走弯路,增强技术革新创新和产品创新的能力,逐步形成我国在医药领域的优势技术和优势产品。随着我国政府和企业对新药开发的高度重视和投入的增加,隐藻素这种具有重大示范意义的特殊项目将会获得各级政府和企业的大力支持。 美国夏威夷大学隐藻素研究组有设备配套完整的实验室及相应的研究队伍,长期从事通过生物合成、半合成、以及全合成制备隐藻素,详细地研究了隐藻素的化学结构与生理活性的关系。夏威夷大学前期的研发工作已经使用了超过$300万美元,隐藻素研究组现在有$20万美元用于有关的研发工作,夏威夷大学将在今年七月份再投入$7万美元,另外还有$5万美元专项资金也在今年七月到位。由于最大地利用了国外的资金和资源,需要求国内的投资额就降低了很多。要求投资公司一次性投资人民币500万,专款用于在中国的临床前(及初期临床)试验,估计在1-2年内取得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计划通过申请中美两国各级政府及各种基金会的资助经费来完成临床试验,各方所占股份不变。万一出现经费到位不及时而有可能影响临床试验的进度时,投资公司可以根据项目的实际需要追加投资,但追加资金不超过人民币壹仟伍佰万元;同时,技术方也可以另筹资金用于开发大规模生产隐藻素的技术,并生产临床试验所需药品,这些费用也应作为技术方的投入。具体投资事项由双方另行签署协议确认。 在取得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之后,预期隐藻素的临床批件的转让价在2500万元以上,投资公司可以选择在此时转让股份退出。完成临床试验并取得新药证书的时间约需4年,预期转让新药证书的价格在壹亿元以上。|||目前国内已上市的多肽药物有:胸腺五肽、胸腺肽a1、生长抑素、奥曲肽、鲑降钙素、力肽、谷胱甘肽、催产素等。 多肽药物的剂型问题,只是限制了其成本的降低。但由于多肽合成成本居高不下,所以,即便是做成片剂等易用剂型,也不可行。所以,就目前来说,多肽类品种几乎全部是冻干粉针,有其客观上多方面的原因。 至于多肽药物的药用前景,目前来说,公婆各有理。但鉴于生物工程药物的迅猛发展,多肽类药物的颠峰时期还远未到来。 至于说多肽不适合于做成药物的说法,在传统化学药物研究人员,尤其是“小分子”药物化学研究人员中,有很大的市场。比如说对于抗菌肽的研究,很多人就持反感态度。但将来究竟如何,只有看未来的发展了。在这里孤立地讨论这个问题,似乎有失全面|||太专业了,请生物医药学的专家过来帮忙。也可咨询一下相关的科研院所。|||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一类新药 隐藻素C-1是夏威夷大学从蓝藻中筛选、分离出来的治疗耐药性恶性实体肿瘤的小分子多肽类药物,该化合物,特别是其衍生物,能够很好地区分癌细胞与正常细胞,从而选择性杀死癌细胞。在与现有最好的抗癌药直接比较的体内试验中,一些隐藻素的衍生物大大地优于全部正在临床使用的抗癌药(如紫杉醇,阿霉素,长春花碱,喜树碱,足叶乙甙等)。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等单位对这项研究提供了长期的、大量的专款支持,有关的研究进展和成果也通过了由这些单位所组织的各种专家小组正式的定期审查。此外,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研究组也证实并扩充了隐藻素及其衍生物在体外的生理活性和体内的抗肿瘤活性。 隐藻素就凭其杰出的抗耐药性肿瘤活性从许许多多的侯选化合物中脱颖而出,被全球十大制药公司之一的美国礼莱公司高价买下其全球的独家专利使用权。为了避免支付默克公司巨额的物质专利使用费,礼莱公司不得不放弃了开发天然系列的隐藻素C-8;只能转向一个效果较差的合成隐藻素C-52。C-52在美国和欧洲同时作了六批的临床二期试验,这些试验是用于结肠癌、前列腺癌、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二批)和卵巢癌的末期患者。尽管这些患者的肿瘤已经产生高度的耐药性,现有最好的抗癌药对他们已经失效了,但是,经过C-52治疗的患者中依然出现了积极的反应(如对铂治疗失败的晚期卵瘤癌病人有效率达12%,也有其它的晚期病人病情稳定下来不再恶化,总体上病症的减轻与改善)。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临床二期的试验证明了隐藻素对人是安全的,没有不可逆转的临床副作用或损害人体器官的副反应,这就大大地降低了在开发新药中的最大风险。 在专利覆盖的数百个隐藻素的衍生物中,生产成本最低而抗癌活性又最佳者为隐藻素C-8,针对不同的肿瘤所做的全部体内试验都证明了C-8的抗肿瘤活性比C-52要好很多。C-8属于天然系列的隐藻素,是从C-1通过一步很简单的化学反应转变获得的衍生物。接种了MX-1乳腺癌、TSU-前列腺癌、LNCaP-前列腺癌、Colon-38直肠癌的小鼠在给药两个星期后肿瘤完全消失,甚至在停药之后,肿瘤也没有复发,达到了完全治愈的疗效。因为默克公司并没有在中国申请天然系列隐藻素的物质专利,本课题计划利用天然隐藻素在中国进行临床前试验,包括重做一部分天然隐藻素的药效学及毒理学研究,以便早日进入临床研究。天然系列的隐藻素药效独特,安全性高,制剂简单,用药量低,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简单,很有希望成为具有巨大市场价值、受知识产权严密保护的生物工程一类新药。由于我国已经加入WTO,在目前仿制国外新药受到限制、而中国新药创制能力又不可能在近期内获得突破的情况下,合法地引进像隐藻素这种因为专利权益纠纷而被国外大型制药企业所放弃的特殊项目,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这种模式一来可以低成本地获得该药在国内的独家生产和销售权,二来可以大大的加快新药的研发时间;更重要的是,通过紧密的国际合作还可以充分利用国外的知识与经验,少走弯路,增强技术革新创新和产品创新的能力,逐步形成我国在医药领域的优势技术和优势产品。随着我国政府和企业对新药开发的高度重视和投入的增加,隐藻素这种具有重大示范意义的特殊项目将会获得各级政府和企业的大力支持。 美国夏威夷大学隐藻素研究组有设备配套完整的实验室及相应的研究队伍,长期从事通过生物合成、半合成、以及全合成制备隐藻素,详细地研究了隐藻素的化学结构与生理活性的关系。夏威夷大学前期的研发工作已经使用了超过$300万美元,隐藻素研究组现在有$20万美元用于有关的研发工作,夏威夷大学将在今年七月份再投入$7万美元,另外还有$5万美元专项资金也在今年七月到位。由于最大地利用了国外的资金和资源,需要求国内的投资额就降低了很多。要求投资公司一次性投资人民币500万,专款用于在中国的临床前(及初期临床)试验,估计在1-2年内取得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计划通过申请中美两国各级政府及各种基金会的资助经费来完成临床试验,各方所占股份不变。万一出现经费到位不及时而有可能影响临床试验的进度时,投资公司可以根据项目的实际需要追加投资,但追加资金不超过人民币壹仟伍佰万元;同时,技术方也可以另筹资金用于开发大规模生产隐藻素的技术,并生产临床试验所需药品,这些费用也应作为技术方的投入。具体投资事项由双方另行签署协议确认。 在取得SFDA颁发的临床试验批文之后,预期隐藻素的临床批件的转让价在2500万元以上,投资公司可以选择在此时转让股份退出。完成临床试验并取得新药证书的时间约需4年,预期转让新药证书的价格在壹亿元以上。
QQ1
QQ2